青椒肉丝炒饭的饭盒。

【全职】[叶莫]丧心病狂卖安利!朋友,你知道叶莫吗?!

莫凡出场存档.

米洛的葫芦里有道长:

丧心病狂卖安利,朋友,你知道叶莫吗?


 


叶修X莫凡


 


网游里让人闻风丧胆的拾荒者为何突然不得不放弃拾荒?职业联盟神级选手为何发动各方力量全力围剿追杀一个网游玩家?是道德的沦丧,还是另有隐情?长篇巨制网游小说全职高手100多章的追杀篇幅大肆描写的背后,是利益的纠葛情感的缠绕,还是隐藏着怎样不为人知的爱恨情仇?下面请看百万字大型纪实栏目《走近科学之丧心病狂卖叶莫安利》。


 我来卖安利了!!!这是一个嘲讽脸与无表情脸的终极对接!!!大神与新生代,全职高手与三板斧,178与171(……),“对你最上心”和“对你最有杀气”的终极碰撞!!看到爱的火花了吗?!


这就是爱啊!叶修能在网游里追杀莫凡那么久,莫凡能凌晨三点跑到兴欣,叶修能费尽心机教莫凡融入团队,莫凡能不动声色的为之努力奋斗,还有传说中经典的1314章的捉迷藏!!!这难道不是传说中的烽火戏蓝雨吗?!(开玩笑的……


同人冷成狗,原文最大手,下面,为大家全方位展示二位相爱相杀的历程。


字数非常多,大家请耐心( ´›ω‹)


第一阶段:那时……莫凡还不是莫凡,还是毁人不倦的时候。他还是一个风一样的男纸,在网游里快乐的拾荒,直到,他遇见了……君莫笑。



“如果不是我身上东西太多,你躲不了。”毁人不倦突然说话,咬字发音很生硬,像是不太会说话一般。


“如果不是你身上东西这么多,我也不会这么做。”叶修笑。


“多说无益!”毁人不倦忽得又说了一句后,飞快一刀又斩了过来。



 



“不可能!”她听到毁人不倦那干涩的声音叫了出来。


“有什么不可能的?”回话的是叶修。


“你怎么知道我会用百流斩!?”毁人不倦说。



 小子,你还太嫩【奸笑脸



毁人不倦不能理解,却也不想错过,作为一个拾荒者,毁人不倦看到东西就要拾,这是基本素质。



 多么有素质和职业心的拾荒者啊!



“圆舞棍???”毁人不倦惊讶地叫了出来。


“对啊!”叶修说。


“你你……你到底什么职业?你这武器怎么回事?”毁人不倦那生硬的语气,居然也可以把话说得很快。


“我说,你反应会不会有些太迟钝了啊?”叶修怔住了。


而毁人不倦此时显然已经是查看了一下君莫笑的资料:“52级?没职业???”


“啊?”叶修也诧异,他以为对方早就知道。


“武器看不到资料……这是……银武????”毁人不倦还在叫。


  “老兄,你不看新闻的吗?”叶修有些发呆,愣愣地还和陈果对望了一眼。陈果的逐烟霞就在二人不远,当然也是听到了两人之间的对话。


  很显然,这个毁人不倦,竟然不知道君莫笑。


  “什么新闻?”这家伙果然问了出来。


  “哥最近很火啊,想不到竟然有荣耀玩家不知道啊!我真意外。”叶修说。






 “我说,你这是准备往哪跑?”叶修问着。两人这跑路也有小一会了,叶修一直是让君莫笑随在毁人不倦身后,但是完全看不出这家伙有什么意图。


  “你负重还有多少?”看毁人不倦不肯暴露意图,叶修又换了个问题。


结果毁人不倦还是不言语,就在那跑他自己的。于是就听得身后一声枪响,声音极近极近!毁人不倦也是人堆里来人堆里去的,靠声音做判断也有两下子,一听不对连忙就地一个翻滚,再回视角一看,君莫笑举着的枪口正冒烟呢!


“你干什么!”毁人不倦怒了。


“我当你什么都听不见。”叶修说。


“……”毁人不倦有心上来和这家伙拼了,但情况实在不允许。



 叶神:我有特殊的方法让莫凡说话



“如果逃跑的话,你说的那边确实比较好,不过我没说要跑吧?”叶修笑道。


“那你想怎样?”毁人不倦诧异。


“不是早说了吗,我要拾荒。”叶修说。


“你……你疯了吧!”毁人不倦停下来脚步。


“怎么,现在这个场面不适合拾荒吗?”叶修问。


“拾咱俩的话,很适合。”毁人不倦干巴巴地说了一句。


“哎哟,你还有点幽默感。”叶修诧异道。


“你自己在这疯吧!”毁人不倦却是丢下了一句话,果断地退出了和君莫笑的队伍。



 看,莫凡也不是总是干巴巴的,他还会干巴巴的说笑话……



 毁人不倦也是紧随在了一边,只是这漏洞冲得,让他有种淡淡的忧伤。这漏洞是因为他被无视才出现的。


“帮手啊老兄,看在我又救了你一次的面子上。”叶修说。


“哪里来得又?”毁人不倦出手,也像君莫笑一样,把金香当球一样往前抽打着。


“禽兽啊!之前街上不是我,你早被人轰死在墙角了!”叶修说。


毁人不倦立刻想起,那是最初的时候,他贸然去翻墙,结果被人轰下,后来是在君莫笑的领路突破下才成功突围。天地良心,毁人不倦这一直努力突破重重包围,每分钟都过得无比充实,最初的那一幕,感觉好像已经是一万年以前的事了,真的是一时没想起来。


“至少我已经帮你干掉那个枪炮师,还了你人情了。”毁人不倦说。


“这次也一样,再差一点,好!成了!”



 多么活泼的一段对话( ´›ω‹)多么活泼的叶神!多么活泼的凡凡!



 结果听到最后叶修说什么“他们会不会觉得很自豪”时,毁人不倦实在是忍不住冷冷地“哼”了一声。


“你以为你是谁?”超意外的,毁人不倦居然主动对叶修说话。


“我是一个没有差点被包围死掉的人。”叶修说。


“……”毁人不倦气。


“两次。”叶修还补充。


“各走各的!”毁人不倦果断,前方正好一个路口,毁人不倦立刻右转,结果君莫笑也是毫不犹豫地跟了过来。


“别跟着我。”毁人不倦说。


“你真是天才,三个方向,两边都有人,你走了第三边,叫我不要跟来,你怎么不选有人的地方走?”叶修说。


“……”


“前边左转。”叶修说。


毁人不倦马不停蹄地直走。叶修也没理,他的君莫笑自己转了左。结果转了弯还没停三秒,那边毁人不倦飞一般地冲了过来。


“别跟着我。”叶修冷冷地道。


毁人不倦欲哭无泪,他不想跟,但也不想死。只是被叶修这样以牙还牙,着实有些受不了。毁人不倦毅然站住,回头。


“矮油,现在的年轻人好有个性。”叶修说着,竟然也让他的君莫笑转了回来。


“干嘛跟着我!”毁人不倦立刻反击。


“我是实在人。”叶修说。


“嗯?”毁人不倦没明白这话。


“那边人更多……”叶修给他解释。


毁人不倦吐血,他完全找不出词来描述心情了。



 傲娇脸与嘲讽脸!!!多萌!!!!



“外接的电子地图,你到底是菜鸟还是高手?”叶修说。


“高手!”毁人不倦回答得超自信。


“准备战斗了高手。”



自信心满满的小莫凡(*/ω\*)  



“让哥来给你上上课,好好教教你这样的场面怎么应对。”叶修说着。


“我拾荒无数,什么场面没经历过?”毁人不倦一点都不谦虚。


“现在的场面,你肯定就没经历过。”叶修说。


“你经历过?”毁人不倦说。


“哥在第十区的时候……”


“新区也好意思说?”毁人不倦鄙夷打断。


“哥当年的时候……”


“想当年的事谁不会说?”毁人不倦继续鄙夷。


“哥50级进神之领域,你有没有!”


毁人不倦说不上话了,这个确实鄙视不了。




要不是现在真的没有别的路可选,毁人不倦绝对和这人分道扬镳。


“任何情况下,仔细观察,搜集有价值的情报都是第一要做的。”叶修说。


“废话。”毁人不倦的态度是一点都不端正,他可不是在虚心求教。


“你知道?”


“哼……”毁人不倦觉得这问题很白痴,干脆懒得回答。自己怎么会不知道?他拾荒向来就是先观察清楚局面,做到有的放矢。从来不像好些个拾荒者那样,蒙头就往里冲,走哪拾哪,一点计划都没有。


“不,你不知道,你连哪间空屋有窗户都不知道。”叶修说。


“这个……”毁人不倦一怔,他没想到对方居然扯到这里来了。而这个他想辩白也是无力张口,因为他确实是不知道。


“哪间空屋有窗户,目前来说很有用是不是?”叶修问。


“是……”


“但你却都不知道。”


“……”


“情报很重要!”叶修口气严肃地说。


“这个,事发比较突然,我来不及准备。”毁人不倦狡辩。


“开个外接的电子地图就行了,如果你不知道这种东西,那说明你对情报的重视程度完全不够。”叶修说。


“我习惯全屏游戏……”毁人不倦自己都觉得这个理由有些苍白。


“呵呵。”于是叶修笑而不语,毁人不倦的忍刀从鞘里略略滑出了一下,终于还是忍住了。


“现在我们要做的,是先摆脱身后这些家伙。”叶修说。


“废话。”毁人不倦气焰已经被灭了很多。这次这两个字说得徒具其形,已经没了精气神。


“首先要做的,是逃出他们的视野。”叶修说。


“当然。”


“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吗?”叶修问。


“这样他们都看不到我们了。”毁人不倦说。


“你是小学生吗?拜托你回答得有点深度行不行?”叶修说。


“你的问题很有深度吗!”毁人不倦想。


“我们最终的目的是让他们找不到,看不到,只是为了创造出一个充分利用的空间。”叶修说。


“呵呵,好有深度。”毁人不倦冷笑。


“那么什么样的空间最好利用呢?”叶修问。


“恩?”这个问题有点唐突,毁人不倦一时没了思路。


“答案是:路口!”叶修说。


“靠!”毁人不倦觉得被戏弄了。路口一转弯,对方当然会暂时看不到,多么简单的一点事,这家伙非要故弄玄虚成这样,还什么空间……



互相打嘴炮的一段对话,可惜小莫凡段数太低,根本说不过叶神……


对话多么流畅,莫凡真心不是不会说话!



“还不下线?”叶修转视角撇了一眼身边还不消失的毁人不倦,“难道你对拾荒也有兴趣?”


“那是我的强项!”这点毁人不倦很理直气壮,拾荒他说第二,没人敢说第一。


“你还嫩。”结果立刻有人对她不以为然了。


“。。。。。。”


“看来我得给你再上一课,”叶修说。


毁人不倦肺都快气炸了,居然有人敢给他再拾荒方面上课,他觉得这太可笑了。


“你那根本不叫拾荒,你那是直接pK爆装备。”毁人不倦指正叶修。


”呵呵,其实拾荒的人也难免想去pk爆装备,但又没有这能耐,所以只好去趁火打劫了,对不对?“叶修说。


“你……杀一天的人,禽兽啊你是!”毁人不倦说着。他发现,照这种说法,拾荒果然完全不如pk爆装备,拾荒需要机会,需要等;哪像pk爆装这样,机会全凭自己来创造在,而且很容易创造,见人就砍就是了……


“拾荒也没有好到哪里,pk至少还有点技术含量。”叶修说。


“不对,这不对……”毁人不倦接连说着,却又说不出哪里不对。


“有什么不对?拾荒看起来好像比pk爆装备要道德一些,无非也就是一种主动了吧?”一样都是贪心装备,和pk爆装备有什么差别?“叶修说,“与其猥琐拾荒,不如跳出去大杀四方。”



被叶神忽悠的懵了的小莫凡……



“你怎么还不下线?”叶修问。


“纯爷们,不解释!”毁人不倦说。



 纯爷们!!!!!!



“这一队人有点多!”叶修说。


“哪一队人不多……”毁人不倦也是飞快瞟了一眼,看到是一个很标准的十人队,很正常。


“小于等于五,比较好处理。”叶修说。


“为什么?”


“因为这个数量我研究得比较多。”叶修说。


“研究什么?”毁人不倦问。


“怎么杀死他们。”


“禽兽……”毁人不倦目瞪口呆。一个整天研究怎么团灭半队人的家伙,不是禽兽是什么?



 多次提到禽兽这个词了…………这两个人交互使用,都不嫌烦!



“毁人不倦也没有跑,他们两个又走到一起了,有什么图谋?”春易老说着,毁人不倦,总算还是被当作了一种存在。



 谢谢大春助攻!



“快闪!”叶修一声招呼,直接在房顶上飞奔。


“其他人呢?”毁人不倦还有点意犹未尽。


“都被我杀了。”叶修说。


“什么!!”毁人不倦大惊失色。


“是不可能的。”叶修是在大喘气。


“……”毁人不倦无语,不过同样在房顶,四下一扫,也看到有增援冲这边而来,知道这里不可能继续杀下去,连忙也是跟着君莫笑逃之夭夭。



多么可爱活泼的叶神!!!!!!!【大雾……



“好可惜,不能全灭了。”毁人不倦和叶修两人现在角色完全对调了,一个想的是PK杀人,一个则在拾荒装备。


“输出不够。”叶修说。


“时间太紧。”毁人不倦也是无奈。



互换了目标………………


第二阶段:旷日持久的……追杀……一个不想理对方只想拾荒,一个你不理我也不行我要杀到你来战队为止……嗯,很持久OWO



无奈的毁人不倦再度和两人缠斗在一起,试图找机会摆脱。来来去去几个回合也没找到空当,正急得焦头烂额,就听到有人说一句:“你小子现在拾荒拾得很大气嘛!”


毁人不倦听声音已经知道是谁了,但此时哪里顾得上去看。



见过一面而已!!!!!听声音就已经知道是谁了!!!!莫凡那种性子,居然还记得住叶修的声音!!!!!这么深厚的情谊!!!!!



不愧是经常人群里行走的拾荒者,毁人不倦居然判断出这一枪是冲他来的。身子猛然一侧,子弹擦身而过。


“躲得不错呀!” 


听到这样一句评价后,一个头重脚轻的怪物跳到了毁人不倦的面前。


这形象实在是太扎眼了,连毁人不倦都情不自禁先被这形象吸引了眼球随后才注意到这角色头顶的ID:君莫笑。




可不是!一直不远不近跟着的君莫笑,此时赫然是越逼越近了。


毁人不倦这一刻也算是尽力施展平生所学了,但是没有用,君莫笑就这样在他一次又一次地转回视角的间隙当中逼近着,不断地逼近着。



被叶神逼的毫无办法的莫凡……



“整天拾荒有什么意思?你靠这个生活呀?”叶修说话了,这是双方难得的一次照面。


“这么好的身手,拾荒多可惜啊!要把才能用到更有价值的地方呀!”叶修一边揍人一边还要絮絮叨叨,毁人不倦都快疯了。


“这几天在打总决赛呢,知道是什么东西吗?”叶修说着,君莫笑一矛又从毁人不倦身上带出一串血花。


“就是荣耀中最最最最厉害的玩家和角色在对抗啊!”叶修接着说。


“这些都不知道?你当你是世外高人啊!”君莫笑一个抛投,把毁人不倦扔到了墙上。


“这些和我有什么关系!”毁人不倦虽然头上脚下地从墙上滑落,但这些并不影响他的真人说话。


“我在组织战队,要不要来入伙,有工资,包吃住哦!”一边揍人,一边发出这样的邀请,这完全就是水浒传里的土匪作风。


“都什么乱七八糟的。”毁人不倦显然并不欣赏土匪的豪迈。


“你还算有点水平,当个拾垃圾的也太可惜了。”叶修说。


“我拾的从来不是垃圾!”毁人不倦说。


“切。”叶修鄙视,“那是因为你没见过真正的极品。”


“比如我手里这样的武器,见过吗?”叶修说。


“……”毁人不倦当然没见过。但叶修拿千机伞说事未免有些太过分了,这武器,整个荣耀里也不会有人曾经见过。


“这才叫极品,你拾一个来看看。”叶修说。


“这是……”


砰!毁人不倦又被拍翻了,但这次倒地后,却再没能站起来。


“哎呀……”叶修一怔,“死掉了……光顾说话,没注意这家伙的生命,他好像要说点什么的?”叶修嘀咕着。



 “坑蒙拐骗”无所不用其极的叶神



 “近期工作的重点。”叶修严肃道:“拾荒,打BOSS,灭毁人不倦。”



工作重点………………………………



于是叶修很快就收到四人来的消息:发现毁人不倦上线。


“哎哟!”叶修连忙招呼陈果:“快来卸个货!!”


卸货……这家伙真把拾荒当搬砖呢?陈果一边腹诽着,一边开角色过去,同时问着:“有什么事了?”


“那家伙可算是上线了。”叶修说。



等不及的叶神



“你这家伙还真够狠的啊!居然还主动找上门来了。”叶修看着,也让君莫笑随便朝着毁人不倦开了两一枪,一边说着。毁人不倦搞得这一出,他已经猜得八九不离十了。


这家伙,还真是偷袭他们来了。




“最近忙拾荒呢?”叶修问。


“……”毁人不倦不说话。


“收成怎么样?”叶修问。


“……”还是不答。


“上次话还没说完你就死掉了……这几天有没有考虑?跟我们同组战队怎么样?”叶修问。


“……”毁人不倦依然不言语。


“唉。”叶修叹息着,“胆子是不小,怎么这么没有毅力,居然这就放弃了。”君莫笑开始攻击趴在地上的毁人不倦了。


毁人不倦其实只是没有操作了,他的人,并没有离开,听到叶修这句评价真是着实郁闷。完全打不过啊!又有什么办法,居然说自己没毅力,自己可是经常趴伏在暗处等待拾荒的最佳机会的,一次又一次地克制冲动,这叫没有毅力吗?


放弃抵抗的毁人不倦很快被三人击杀了,从头到尾他连话都没有说一句。在复活点重生后,果断下线换号,又拿着马甲拾荒去了。但心里那个郁闷啊……满以为这次可以偷袭报一下仇了,结果被三人围住一通乱扁,除了郁闷还能有什么。


“这个家伙……”叶修这边也有点无奈,毁人不倦实在是不好沟通。


“你跟人好好说嘛!每次都把他打死。”陈果说。


“也不知道他下线呢还是没下线,万一是下了,不打死一会下线消失了,这家伙知道了岂不是该嘲笑我们傻瓜了?不能让他这么得意。”叶修说。


“那怎么弄吗?”陈果问。


“慢慢磨吧!”叶修说着,显然已经做好了长期斗争的准备。毁人不倦实在和一般玩家太不一样了。职业圈对他一点诱惑都没有,人又不像包子这样简单脱线,想拉拢确实难度很高。要不怎么这么多家公会都败下阵来了呢?毁人不倦的技术可是很突出的,不像小手冰凉那样需要叶修这么高明的眼光才能看到。这样的人才各大公会肯定会招揽,而且不是一般的招揽,这是给战队输送人才的招揽。就是这样他依然独自逍遥,可见这些公会劝说招揽的手法全都对他没有用,这家伙确实有点难缠。




“还是别拾荒了,跟我打职业联赛去吧!”叶修笑道。


“少废话!”毁人不倦这次没离开,咬着牙,刺客拧身上来拼命,竟然是直接开了大招舍命一击。



多么有诱拐的即视感……



这一趟最终没有找到林敬言,但却有了一个意外的收获。


毁人不倦!


这小子突然出现在战场上,显然又是来搞他的拾荒买卖。这被叶修撞到,能放过吗?放下手头所有事,带着精英队就上去了。毁人不倦多大的能耐啊?这样特意围攻下还能脱身。直至死掉的一刻,叶修才突然有点回过神来:“我是不是忘了告诉他我是谁了?”


众人都不忍目睹了,非常同情死了都不知道是怎回事的毁人不倦。


“算了,多杀几次,早望会知道的。”叶修最后说道。众人继续为毁人不倦默哀。



被杀了很多很多很多次还不知道怎么回事的莫凡……



只不过点完头后又多问了一句:“那个毁人不倦呢?”


“那个家伙,还欠收拾啊!”叶修感慨。


“你每次收拾他的时候,有没有告诉他你哪位啊?”陈果问道。


“有时候是有的。”叶修说。


“有时候?” 陈果泪流满面,合着很多时候毁人不倦是死了白死啊!


“但就这样频繁的重复,有点脑子也该明白这都是我在操办的了。”叶修说。


“你这么一直杀他,到底是想告诉他什么?”陈果问。


“拾荒是没前途的,来打职业联赛吧!”叶修手一挥。


“你这是什么逻辑?”陈果扶脑袋。


“当他兴味盎然的这件事完全做不下去的时候,他应该会试着考虑一下我的建议吧?”叶修说。


“你也不确定是吗?”陈果说。


“是啊,我和他又不是很熟。”叶修说。


“……”


“现在看来,这小子还真能撑啊!”叶修看着自己的电脑屏幕叹息着。


结果对面唐柔探了探脑袋说:“从小安最近的统计来看,那家伙露面的次数越来越少了。”


“难道杀过头,这家伙意志消沉,想吃卡删号了?”叶修说。


“你毁了一个大好的苗子。”陈果痛心疾首。


“也有可能,是他摸清楚了你们出现的规律,于是像你们避开张新杰一样,从作息上下手,避开了你们。”魏琛说。


“是我们,你也没少杀他。”叶修先纠正了一下魏琛的说话,跟着却点了点头:“非常有这个可能看来得找人帮帮忙呀!”


“找谁帮忙?”陈果问晃随后就见叶修打开QQ,点开了职业选手群,发了个大喇叭的表情就开始狂呼:“张新杰张新杰,老林老林,听到喊到。”






毁人不倦四下溜达了一圈,当然是想拾个荒的。不过作为个人而且,贫乏的情报是限制毁人不倦拾荒事业走向规模的最大后腿。不过从事了这么久这项事业,毁人不倦也积累了丰富的工作经验。他会注意一些可以利用到的细节。


比如,每周BOSS的刷新,他也会尽可能地做记录,那些已经BOSS被杀的区域,当然再不会去转悠:再比如,他会时常留意到传送阵,主干道等一些必经之地,当有大量的大公会玩家集中涌向某地时,那多半就是有状况发生了。


野图BOSS的争夺战,是毁人不倦最爱的拾荒场。就像坐惯了飞机不愿意乘火车一样,再在这种场面赚得大丰收后,毁人不倦就有些看不上普通玩家之间的小打小闹了。那些场合,拾得再多,也比不上大公会精英团玩家身上爆出的三两样。


野图BOSS是最高端的俱乐部公会的主战场。而这主战场,又是毁人不倦这种最高端的拾荒者最喜欢出没的拾荒场。


在用时间差的方式克服了这段时间以来最大的骚扰后,毁人不倦继续精神抖擞地开始了他的事业。



异常的有科学性…………



当夜,因为被逼而会早点睡,于是觉得自己至少是被逼出了一个良好的作息习惯来安慰自己的毁人不倦,打着呵欠愤恨地等待着。


  很快毁人不倦观察到了动静。根据经验一路摸索过去的他,很快就找到了刷新的BOSS,同时也很不意外地就看到了义斩天下、越云、昭华、贺武四家公会。


  毁人不倦一点都没有躲藏,很快就站到这票人的视野里了。于是下一秒就看到对方有了动作,非常潮水一般地朝他杀过来了。


  毁人不倦慌忙躲闪着,他至少得等到那个家伙现身啊!不能再这么莫名其妙地就被人海给淹没了。


  神说要有光,最近那个家伙用的是这么一个号来着。毁人不倦倒是知道这个,于是在角色堆里寻觅着这个战斗法师的身影。


  叶修当然不会像林敬言那样把自己藏起来不见,恰恰相反,每到发现毁人不倦的时候,他都会很积极地亲自上去打招呼。只不过每次毁人不倦都会像耗子躲猫似地避着他。不过这一次毁人不倦不这样做了,在主动寻找叶修角色的情况下,很快就和神说要有光相遇了。


  “今天拾荒成绩怎么样啊?”毁人不倦冲到神说要有光面前的时候,听到对方似乎很关切地问着。


  毁人不倦气得哆嗦,真想冲上去和这人拼了。但他很清楚,和这个人,别说现在不是对方人多势众了,就是单挑,他也拼不过。


  此时此刻,毁人不倦很有一种被要强按着低头的感觉,这让他十分十分不爽,他已经有心放弃一开始地打算了,准备继续死磕下去了。只是就在这时,他突然感觉到压力一轻,对方的攻势似乎都有缓和,他不用不停地操作让角色东躲西藏了,然后就听到那家伙继续说着:“你看吧!只要大家一用心的话,拾荒就是根本不可能的事,这种没意义的事,有什么意思?”


  毁人不倦微微一怔。


  这家伙这话,虽然也不尽然,但确实有一定道理。毁人不倦经常利用野图BOSS的机会拾荒,他当然很清楚,绝大多数时候,不是他手段有多高明,而是对方为了争夺野图BOSS,根本顾不上搭理他罢了。而现在,他似乎就是遇到了有功夫搭理他的家伙,于是就搞得他拾荒一无所获不说,还一次又一次地把自己搭在这里。


  “来参加我们的战队吧!实在觉得很无聊的话,你再回去拾你的荒也不迟。”叶修如此说道。


  “好!”从碰面开始一言未发的毁人不倦,突然开口,就是一个“好”字。


  “哦?”叶修意外了一下,但人答应得如此果断干脆,他总不能反倒磨叽上了,于是又问一句:“方不方便过来找我们?”


  “在哪里?”毁人不倦问道。


  叶修告知地点,毁人不倦再度答了一个“好”字后,没等叶修再多问什么,角色直接就不动了。


  “下线了?”叶修疑惑了一下。不大会后,毁人不倦的角色消失,果然是说完话直接就强行关闭游戏了。


  “就这么答应了?”叶修这时其实还有点反应不过来呢,毁人不倦之果断,有点超乎他的意料。


  “不会吧,这么快?他不是刚刚才冲过来?”魏琛倒是留心得挺多,不过他只听到了叶修说的话,毁人不倦的回答直接从耳机送到叶修耳中的他却是听不到的。


  “是啊,我就说了那么两句,他就都答应了。”叶修说。


  “靠,这么爽快,不会有什么问题吧?”魏琛也非常不相信。



第三阶段:毁人不倦来到兴欣,也就是莫凡(*/ω\*)  



一天无事,结果这一夜凌晨三点十七分的时候,兴欣训练室的门被人敲响,小网管探了头进来:“老板,有人找?”“什么?”陈果吃了一惊。


“楼下有人找叶哥。”小网管说。


自从嘉世和肖时钦连忙不请自来了两回后,陈果总算是也是对网吧的网管有了点交待:再有人找,把人先留下边,别直接领上来,尤其别直接领到训练室来。


小网管这次是听了指示。但是凌晨三点多找人的,透着一股子的诡异。


 不会是乘着夜黑风高跑来寻仇的吧?陈果望了叶修一眼,果断问道:“几个人?”


“一个人。”小网管说。


“带什么东西了?”陈果接着问。


“好像什么也没带着。”小网管说。


“去看看?”陈果问叶修。


“当然。”叶修早已经起身了,一堆人听着中夜三点多有人找,也觉得十分诡异,纷纷起身准备同行。


不大会,一堆人下到一楼,就看到前台那里站着个家伙,面无表情地正盯着楼梯口这边,对于他而言,这是方才那个说去叫人的小网管消失的方向。


“谁找我?”叶修明知顾问着,当然这也算是在自我介绍“我就是叶修”了。


“我。”那人应了一声“毁人不倦。”


“哦,真是你啊!怎么这个时间来?”叶修说着。


“十二点的飞机。”毁人不倦说。


“哦?”众人恍然了,敢情这哥们还真是干脆果断啊!说要来了,当天就买了机票直接迂来了。


“你从哪来的啊?”陈果问了句。


“K市。”毁人不倦说。


“你什么星座呀?”包子也问了句。


“?”


“包子别胡扯。”叶修把包子的话头给拦了,“先上来坐吧!”


一堆人招呼着毁人不倦上了楼,进了训练室。毁人不倦左右随便打量了一下,什么也没说,继续面无表情地站着。众人也是此时才开始仔细打量这家伙。


毁人不倦的个头不算高,170公分出头的模样。头发半长不短,长得不帅也不丑,只是这面无表情的模样,给人一种生人熟人都匆近的感觉。此外,貌似还有股子杀气。当然这是肯定的,任何人有他这样的遭遇后,见到叶修的时候肯定都有杀气。


“怎么称呼啊?”叶修问起了对方的真名。


  “莫凡。”毁人不倦答道。


“哦,战队的情况需要和你介绍一下吗?”叶修说。


“不太需要。”莫凡说。


“哦?”


“兴趣不大。”莫凡说。


“啧啧,有情绪,这样可不好。”叶修感慨。


众人无语,遇着这样的事,没情绪才是怪事好吧!


“真有比赛得到九月了,体验战队得等到那时间,先留下住一个月吧!”叶修说。


“?”莫凡不置可否。


“你不会是准备过来走一下,然后狠狠地表示一下没兴趣,然后就回去接着拾荒吧?”叶修说。


莫凡还是没回答,但看他的样子,很明显正有此意。


“太不负责任了!大老远过来也不容易,就算是凌晨的机票有狠折,也不便宜,先住些天再说。”叶修果断地安排着,“先通个宵,


明天一早跟着他们两个过去,那边有住处,都不用你操心,你有带什么东西来吗?”


“帐号卡。”莫凡说。



特别特别淳朴而呆萌的莫凡,只带了账号卡…………凌晨三点十七分…………



恍惚的莫凡彻底有点懵了,他甚至忘了自己在没有荒可拾的时候都是在做什么的,就这么半发呆的状态,浑浑噩噩到了晚饭的时候,叶修问了他句“感觉怎么样?”莫凡果断回答“很无聊”。


“那是。”叶修说,“还没有比赛呢,现在是准备期。”


“需要准备点什么?”莫凡问了句,问的时候忍不住看了一眼苏沐橙,他就算不懂,也绝对想得到看电视剧嗑瓜子绝对不是准备。


“目前来说,抢BOSS抢材料,做银装是最重要的事情。”叶修说。


“抢材料!”莫凡说到这个的时候,面无表情的脸上,居然有点光彩。


“是抢BOSS,材料完了合作者一起平分的。”叶修连忙解释了一下,可别到时候跟着他们抢了BOSS,完了分材料的时候,这家伙冲上去把斩楼兰啊越子倾啊白溪景流武尽知什么的一一爆掉,那就尴尬了。


“因为只有野图BOSS掉的稀有材料最重要,至于其他材料,获得的途径很多,就比较简单了,不需要抢。”陈果连忙跟着补充了一下。刚才一说到抢时莫凡就很燃的样子让她吓了一跳。


“野图BOSS这周已经没有了。”莫凡说。


“是的,所以这周大家可以休息放松一下了,下周再来。”叶修说。


“……”


“不过你不行。”叶修突然话又一转,“你得接受一下训练,不然怎么能打好职业比赛?”




而现在,备战无极战队的会议,没有特意招呼什么,就在这改作训练室的一楼大客厅开始了。谁也没想到,莫凡在这时居然突然发言了,而且提出的这个问题貌似还挺合理的。但是这个家伙怎么关注起职业联赛了?甚至还知道轮回战队的名字,还有它的风格?


  陈果此时心里特别欣慰,她相信,运一定是天天耳濡目染,让娄凡终于受到了感染。对原本漠不关心的事终于是生出点兴趣了。


  叶修和大家一样表示了一下意外,看了莫凡一眼后说:“你还知道轮回?”莫凡抿着嘴,拒绝回答这样废话一般的问题。


  叶修笑了笑后开口道:“轮回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不要只看媒体的报道,不妨自己找找轮回的比赛看看。”


  “……………”


  “对了,轮回的那个核心是谁,你知道吗?”叶修又问。


  “周泽楷。”莫凡不知是从哪里关注到的,还真知道。


  “那他用的角色呢?”叶修还在问。


  “……”莫凡又不说话了,也不知是不知道,还是觉得叶修的问题有些侮辱智商所以拒绝回答。


  “一枪穿云。”叶修却没管他到底知道还是不知道,依然介绍了一下,随后就不在理会,又说起眼下的无极战队了。


  对莫凡,当初人不肯加入的时候,叶修是特别积极,游戏里大张旗鼓地追杀,甚至拜托了霸图的张新杰帮忙,逼得人实在是在游戏里没出路了。


  但等莫凡真来了兴欣这边以后,却又被彻底放羊了,叶修几乎没有和他有过什么交流。这样形如透明的状态,换是一般人恐怕早觉得没意思走人了,但莫凡习惯这种无人交流的寂寞,居然一直跟着就这么混下来了。叶修唯一做过的,就是帮他也设计了一下训练提高的方案,莫凡在接受了这样的训练后,水平也在不断提高着。


  除此以外,就再没有人左右过他的意志了。只是天天身处这样的环境里,有关荣耀的种种,莫凡会看到,会听到。他可并不是心如磐石完全不受外物干扰的人,莫凡心里也有想法,也有主意,只是不愿意表达出来罢了。


  但是有一点,叶修相信自己不会看错:莫凡对荣耀绝对也是有爱的。虽然他游戏的方式和大家都很不同,但也是基于这个游戏。职业联赛,也是荣耀游戏方式的一种,是展示荣耀个人技术的最高舞台。


  叶修看起来没有和莫凡有过什么交流,但这不代表他不关注莫凡。


  莫凡每天的训练他都看在眼里的。就莫凡这训练态度,看得出他也十分追求水平的提高。水平越高,网游这个舞台就越承载不了,对职业联赛产生兴趣是早晚的事。而现在,这样的苗头已经产生了,莫凡开始留意这方面的情况,对于叶修在讲的话题,他听得懂,甚至能提出疑问。


  不过计修还是没有给他解答,听别人说教,总是不如自己孜孜不倦地去追求来得有趣,尤其对于莫凡这样一个刚刚产生兴趣的家伙。



默默看在眼里(*/ω\*)  


第四阶段:值得大书特书的打副本划水部分



“这不可能!”一向沉默的莫凡,此时居然有些沉不住气地叫出来了。


  “你自己也可以查看。”叶修没多解释,这输出统计就是荣耀系统自带的功能,又不是只有叶修这边可以使用。此时大家都点开了输出统计,选定在护寨统领沙豹这个阶段一看,和叶修发出的一模一样。毁人不倦输出榜上倒数第二,连昧光都不如。虽然差距只在毫厘,但是,第一个BOSS的时候,虽然他和昧光、逐烟霞看上去都像是在划水,但他还是比昧光和逐烟霞要高出一截。这次他更在意了,结果非但没有进步,反倒沦落得和两人一个水准,也难怪他觉得难以置信了。


  但是系统统计,那是血淋淋的事实,无论如何也只能接受。


  “我说独行侠,这么水可不行啊!赶紧想想办法。”叶修这边略带讥讽地说了一句。但是有点脑瓜,却都从这话里听出了暗示。独行侠?这是说莫凡的毁人不倦一直游离在团队之外吗?


  一想到这点,如魏琛这种经验老道的家伙立刻就反应过来了。之前没有察觉,是因为根本没有注意这种事,现在听叶修这么一说,立刻也明白了原因所在。


  “原来如此。”魏琛又给叶修私来了消息。


  “就是如此。”叶修回道,两人打着哑迷。


  莫凡也不是笨蛋,听到叶修“独行侠”的讥讽,也是怔在了那里。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吗?因为这个原因,自己如此努力的输出,也不过是一个水货?




“如果某些人不要划水,我们的战斗一定可以结束得很快。”叶修丢下一句后,君莫笑已经朝着接下来的方向进发了。


  所有人一边让自己的角色跟上,一边都探着脖子瞅那边莫凡的反应。


  其实所有人都知道,就莫凡这性格,他或者是干脆不来,跟着一起来了,就绝不会划水。




莫凡的精神因为这次的输出统计很是一振。但是随即他就看到叶修的忧郁小猫猫已经扛着巨斧扭向下一处了,居然完全没有停下来谈论一下这输出统计?


  莫凡顿时又有点郁闷了。


  这是有预谋的针对吧?


  看自己打得不错的时候。就一言不发;看自己比较水的时候,就非要拿这个出来说事羞辱一下自己?这个家伙,一如既往地狠毒啊!


  莫凡心思不断,但还是操作着毁人不倦继续跟着队伍前进。




莫凡忍无可忍,此时破天荒的又是主动开口:“输出不看一下吗?”


  “哦?刚才忘了看了,一会十人本看。”叶修轻描淡写地回了一句。




“个别人需要特别特别特别努力啊!”叶修感慨着说了一句。


  莫凡心中五味杂陈。一次又一次地下决心要打出漂亮输出,结果却是一次比一次更差劲,现在连逐烟霞和昧光都打不过,莫凡头都有些抬不起了。




叶修大感欣慰,虽然莫凡配合的方式并不对,但至少,他总算是完全明白这一点了。


  是不是开口指挥一下这小子?叶修也略有犹豫。


  事实上最初和莫凡相遇的时候,他们就有一起并肩作战过,当时叶修就指挥过莫凡,而后完成的配合也是相当不错的。


  但是今非昔比,初识那会,双方还没什么过节呢!现在呢,莫凡是被逼得游戏都玩不下去,然后跑来兴欣这边的。


  两人结着仇呢!所以叶修不会指挥这家伙,他估计自己说东的话,那小子没准就会故意向西,所以一直以来,叶修只是在潜移默化的影响着他,希望莫凡自己产生兴趣,希望莫凡自己意识到一些问题,做出改变。


  现在莫凡终于迈出了很重要的一步,在这时候如果能接纳叶修的指挥,一切将顺风顺水。但是,叶修却怕自己一开口反倒适得其反,于是最终还是像先前一样,一声不吭,只是留出空当,让莫凡自己去把握,去学习。


  没有指点,自己摸索,毁人不倦的表现所有人都看在眼里,大家都知道莫凡打得特别辛苦。


  不了解情况的微草战队的人,甚至都有一些同情莫凡了,暗暗觉着这叶秋大神真是好残忍啊!居然完全不点拨一下的。严格也没有这么个搞法的吧?


  击杀四号BOSS的过程对莫凡而言真是如同灾难一般,四号BOSS倒下的时候,他整个人都是浑浑噩噩的,他几乎要记不起来自己都做过些什么。他只有一种感觉:自己是在追逐一辆飞驰的列车,努力想扒上去,不让被甩下,这一路狼狈可想而知。


  四号输出统计出来的时候,莫凡的成绩依然很差,依然是最后。


  但是,名次上虽然没有进步,所有人都看得到他数据上的提升。比起之前那样只钻空当的打法,他艰苦追随节奏,输出却已经有所提高。微草战队的选手几乎都想为这个勉强的小子鼓掌了,叶修却只丢了一下句“大家继续加油”。




“睡觉……”


  叶修伸着懒腰,从座位站起,顺势活动了一下筋骨。兴欣诸人望着他,都有一种无法直视的感觉。最后竟然是莫凡,这个说话最少的人,望着叶修一脸鄙夷地道:“卑鄙,无耻!”


  叶修扫了他一眼,也说了四个字:“划水自重。”


  莫凡那脸,顿时乌青乌青的。他真想反驳,奈何事实是他必须要尊重的。团队副本里,他的输出确实是水得一塌糊涂。



第五阶段:挑战赛部分



结果就听角落里的莫凡,头也没抬,面无表情地回了一句:“八分可干不掉玄奇。”


  “嗯?”陈果怔了怔,其他人也很惊讶地转头望着,显然是没想到居然会是莫凡第一个接话。


  “嗯,没错。只是八分的话,玄奇得2分,将和操盘手一样同积28分,但是在和操盘手的比赛中他们7比3占优,所以依照赛制,这样最终被干掉的将是操盘手战队。”叶修说着,完了也看了莫凡一眼:“想不到你还挺关心?”


  莫凡不做答复。


  “这一轮,你想出场吗?”叶修问。


  “可以。”莫凡回答的不是“想”,而是“可以”。


  所有人望向莫凡。虽然平日里完全没交流,但是一起生活的久了,所有人也都习惯了训练室里总有这么一个冷了个脸一声不吭的家伙。莫凡不算是他们的朋友,但却是这个战队的一分子,所有人都有这样的感觉。而莫凡的荣耀实力,大家更是认可。就连一开始团队作战的格格不入,经过新版本之后的副本磨合,再加上集训时和职业选手群的对战,也已经融入到这个整体。不过因为个性使然,莫凡终究不会是一个团队型的选手,这一点叶修倒也不会去强求。


  是不是团队型选手,和能不能在团队中担任位置并无关系。只要战术合理,运用得法,非团队型选手,也可能成为团队的重要角色。


  战术这东西,也是以人为本的。成熟战队因为拥有了自己最娴熟的战术体系,所以寻找最合适这个体系的选手来运转自然事半功倍。但兴欣战队是新建战队,他们哪有自己固有的战术体系?所以掌握好手中选手的特点,因地制宜地设计中可以让每个人高效运转的战术,这才是他们这种新兴战队应该做的。


  听到莫凡的回答,叶修笑了笑,点了点头




“呵呵,别介意啊,他就这样,平日连我都不搭理。”叶修说道。


  “呵呵呵……”张益玮干笑着,哪里相信叶修所说。倒是兴欣的其他人觉得,叶修这样说还都是给自己脸上贴金了,莫凡何止是不愿意理他,简直就是各种仇视他吧!




“怎么样,对这样的比赛氛围有什么感受?”叶修看着站起来准备上场的莫凡问道。


  莫凡原本没理会任何人,自顾自地就要朝比赛席那边去了。听到叶修问话,迟疑了一下,却还是站住了脚步。头也没回,只是站在那想了好一会,这才答了一句:“很吵。”说完就接着朝比赛席那边走去了。




莫凡面无表情,对于那些冲他而来的声音置若罔闻,就这样走回到了兴欣的准备席。所有人都望向叶修,看他会怎么和莫凡沟通一下。


  结果叶修没凑过去,也没回头,只是说了一句:“有些时候。技能留着比用出去要好。”


  莫凡未做理会,一言不发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半晌后,才突然“嗯”了一声。



第六阶段:百鬼夜行活动



再一个有点问题的,就是毁人不倦了。


  系统公告把彩蛋交待得很清楚了,但是入场券是一个有效期只有10分钟的传送卷轴,这一点只有莫凡自己清楚。


  他在等着叶修他们来招呼他好组队,结果大家不知有这时限,此时都还在不紧不慢的处理着各自手头的事。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莫凡东张西望,希望有人留意到他,但是始终没有,游戏里,也一直没有消息发来。


  还有九分钟,还有八分钟,还有七分钟……


  两分钟!


  莫凡急得蹭一下站了起来,这下总算是让所有人注意到了。


  “还有两分钟。”他说。


  “嗯?”众人茫然。


  莫凡一看鼠标一直停留在的传送卷轴,已经不是2分钟,是1分45秒了。


  “组队去百鬼巢穴。”莫凡说。


  “哦哦,我看看谁去好啊!”叶修慢悠悠地左看一眼,右看一眼。


  “速度,一分半!”莫凡说。


  “有时限?我靠就一分半了你才说!”叶修明白过来,顿时也急了,“小唐包子沐橙出发!”


  莫凡听到叶修随口点出来的人名迅速向这几个角色组队邀请,结果一要操作才发现他居然连这些人的好友都没有加。


  莫凡头上汗都快下来了,大爆手速又去逐一添加好友,那边叶修则在很起劲地催着“快快快”,一不小心字都打错了,沐雨橙风……好怪的名字。莫凡还抓紧时间心里吐槽呢!


  终于,卷轴倒计时只有10秒的时候,五人队组成,莫凡半点都不敢耽搁,连忙右键使用,兴欣五人组就这么仓促地进了百鬼巢穴。



第七阶段:第十赛季常规赛



“哦,那对于擂台赛第二个出场的选手莫凡。他的表现您怎么看,他是初次登场太紧张吗?”记者问道。


  “那全是叶修的错!”方锐顿时一脸悲愤地说道。


  “啊?这是怎么说的?”所有人顿时来了精神。齐齐望向叶修。


  “是我的错。”叶修也一脸沉痛,“我没有给他交待清楚比赛规则。”


  “交待清楚?你根本就没交待好吗?”方锐说道。


  “我看到他有自己在看!”叶修说。


  “自己看有什么用?规则哪是那么容易吃透的,你真应该好好教教他怎么钻规则的空子。”方锐说。


  “你闭嘴,钻规则空子什么的是一个有素质的职业选手该做的吗?”叶修说。


  “但总有一些卑鄙的选手会这样做的。要战胜他们卑鄙的伎俩,就得先了解他们会如何卑鄙!”方锐说道。




“选位不错。”叶修这时开口了。


  众人都点头,拾荒中奋斗出来的莫凡,在这种选位上特别有功底,眼光丝毫不输职业级。


  “但是,有时候,最好的反倒会不太好。”叶修说。


  众人怔了怔,莫凡的目光中也出现疑惑。


  “因为最好的选手,知道的并不只是你一个人。”叶修说着,将画面视角切给了于锋,“落花狼藉的站位看起来随意,但事实上,对几个伏击点的距离都掌握得极佳,无论对手从哪个位置发动突袭,他都有足够的空间应对。”


  说着叶修又抓起桌上那份电子竞技周报抖弄了一下:“左宸锐不说于锋的站位英姿飒爽,可值5分?这可不全是嘲讽,这一站位确实非常精彩。”


  “我们再看他对视角的支配。”叶修说着,从录相中切换出了于锋的主视角,画面随着于锋这阶段对视角的控制,转动着。


  “看到了吧!”叶修指了指屏幕上的某一位置,正是毁人不倦此时的藏身之处。


  “你所选择的最佳位置,也正是他防范最严的地方。从这个位置,很难有好的机会留给你。”叶修说道。


  原来是这样,不愧是前辈!乔一帆此时由衷的感到高兴。而在之前,他真的有一些担忧,他怕叶修的目的就只是为了羞辱刺激莫凡,如果那样的话,他难免会觉得有些失望。但是现在,他看到的是叶修就事论事地对莫凡在这场比赛中少得可怜的表现的点评。


  只是一个选位,但叶修借此让莫凡多意识了一下职业赛场的不同。


  在这个领域,任何人都有可能和你具备一样的素质。最好的选择,或许反倒是最糟糕的,因为那意味着大家都知道。作为一个喜欢偷袭伏击的选手,把握好这一点实在太重要了……




“别急,这家伙没有你想的那么没脑子。”叶修望着比赛说道。


  “怎么?”陈果不解。


  “他在憋技能了。”叶修说。


  “嗯?这是想干嘛?”陈果不猜。直接问。


  结果莫凡用行动给出了答案。


  强攻!正面强攻。




望着莫凡一步一步地走回,兴欣众人保持着沉默,直至这位回到席间。


  “打得不错。”叶修搭话。


  莫凡看了叶修一眼,啥也没说,就找自己座位去了。


叶修随即给苏沐橙使了个眼色,兴欣里吧,能和莫凡稍微有点沟通的,还就是苏沐橙了。


  苏沐橙笑了笑,扭过头去望着回位置的莫凡叫着:“输得有点可惜啊,怎么打那么急啊?”


  莫凡站住,回过头来,目光没在苏沐橙身上,却是望向了方锐。


  “赶时间。”莫凡说。


  众人愣。


  “你个废物点心,找死吧你就,还不快点跪下!!”叶修戳方锐的脑袋。


  “我的错,我的错。”方锐痛哭流涕状,其他人又好气,又好笑,这个沟通问题,真的是大问题啊!




地心斩首术、断灭、火焰斩、背身缚首术、忍法乱身冲。


  五个技能,莫凡的注意力变态集中的极限,如此打出的连击,连孙翔都毫无破解的办法。


  但是,和上一波爆发,挨得也太近了吧?


  说实话,叶修也不太清楚莫凡这一场比赛里反复反复这样变态集中注意力可以有几次,也并不清楚,当他变态完一次之后,到下一次变态要多久。叶修只是凭借经验可以察觉到,莫凡的这种爆发式的注意力集中可以说是一种透支。所以每集中完一次都会有一会涣散,那是精神疲惫的表现。但是现在,莫凡居然连番两次如此爆发,这会给自己带来多大的负担?




“希望是如此吧……”叶修此时有些担忧。接连爆发,还挑战极限的莫凡,这场是不是有些太亢奋了?这……似乎是失控的表现吧?




“他……就是有意在冲击自己的极限吧……”叶修有些看出来了。迷惑对手?他们真的有些想多了,莫凡,其实一直就是在不断地挑战,冲击自己的极限。




莫凡下场,果然脸有疲态。对他而言主要是精神上的疲劳,反复那样专注爆发,像拉满一张弓一样反复紧绷自己的精神,完全是不顾后果的蛮干。


  “太乱来了。”叶修看着莫凡,说道。


  莫凡也默默地看了叶修一眼,却什么也没说,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说到这的时候,已经到了兴欣的选手席,莫凡再次加快速度走向自己的座位。宋英奇跟到这了,也知道自己总不能也钻到兴欣的选手席去坐。只能是一脸的无奈。而他最后那话,兴欣这边和诸位也都听到了,一个个大眼瞪小眼。他们还当这宋英奇追着莫凡就是要去摸一下手,还在嘲笑他比张新杰还要刻板固执呢!哪想到这家伙一路缠着莫凡,就是在和他说这些吗?


  “小朋友。”叶修开口说话了,“你说得对,他的打法确实还有很多地方可以改进。不过你也是哦,你也有许多地方还需要提高。”



烽火戏蓝雨来了………………【【【【



真正的原因,只有叶修清楚。


  如果只是他自己的话,他这会大概已经直接“GG”了。但是他旁边还有个莫凡,就在只剩两人,叶修都已经准备放弃的时候,莫凡的毁人不倦却走上了逃亡跑路的节奏。


  “这家伙……”叶修有些诧异,随后也连忙跟了上去。


  莫凡接触职业比赛也有这些日子了,不至于不懂眼下的情形,也不至于判断不出2打5实在是没什么胜算。但是他没有放弃,暂避对手锋头,一副伺机反击的模样,让叶修也实在无法去打消他的这种积极性。只好陪着他一道,逃亡了有十多分钟。


  十多分钟,两人只是逃,根本没有得到诸如落单目标一类的机会。但是莫凡很耐心,很坚忍。叶修呢,他本就是个不轻易放弃的人,只是不至于像莫凡这么牛角尖,但既然陪着这家伙执拗起来了,他也就全力以赴,很卖力地逃亡着。




  “看你往哪跑!”黄少天叫着,夜雨声烦狂砍。


  “谁说我要跑?”叶修笑。


  “那你这是?”喻文州不理解了。


  “声东击西啊!”叶修说。


  “他跑了有什么意义?”喻文州问。


  “再跑十分钟?”叶修说。




不知有多少人这一周就和这23分钟耗上了,但兴欣战队可是毫无自觉。23分钟打完就完,叶修也根本没就这事和莫凡多说什么。这不过是对莫凡性子的一次成全。不过当中声东击西帮莫凡突围后那小子绕一圈又返回助叶修突围还是让叶修很欣慰的。事实上他的安排中并没有之后那一环节,只是自己牺牲掉然后让莫凡能再躲多久就躲多久。结果莫凡却在脱身后又固执地回来救了叶修,这家伙,看来也终于知道队友是怎么一回事了。尤其后来助叶修突围那里。两人的配合相当不错。




“暂时做不到全部的精密,那么部分呢?”叶修又说。


  “部分精密?”


  “想想莫凡。”叶修说。


  罗辑一怔,怎么又说到莫凡了。



第八部分:第十赛季季后赛



  “在做什么?”叶修问道。


  “视频。”莫凡现在总算不会完全无视别人对他的说话了,是问题,终归是会回答一下。


  “哦?”叶修走上前,这时候陈果也已经凑了进来,两人一起上前求围观,而后看到……


  “都是蓝雨的选手视频啊!”叶修看出来了,莫凡在看的,全是蓝雨选手在擂台赛中的表现。这些比赛的录相资料兴欣当然都有,而且也有做过整理。将特别有价值的比赛从会挑出,汇总作为最终研究蓝雨的资料,莫凡在看的,就是蓝雨战队在常规赛的诸多单挑场上的表现。




他看穿了吗?这是莫凡此时心中的念头。


  “蓝雨看穿了。”场下的叶修,却已经得出了结论。



如果还有,下次继续补充( ´›ω‹)


真诚的呐喊一句:大家快来买安利呀!!!!!这个CP虽然产出不算多,但是大家还是在努力着,不要嫌弃冰霜森林,冷CP也有人权!!!!


最后让我暗搓搓的打个单人TAG

评论

热度(3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