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椒肉丝炒饭的饭盒。

【黄喻】暗恋。

*超短篇.

*不知所云.

*群内作业,梗为"电话恐惧",但似乎没怎么挨上边.

*黄喻,慎入.


——————

 

曾经有那么一段时间,那是黄少天自己的秘密。他将那段日子小心得掩藏、收敛、毁尸灭迹,以防被别人发现。

 

那是成为职业选手的第四年,他们刚刚结束一个赛季。

亚军这件事情,看起来只是与冠军相差一个名次,但不是第一名,又有谁记得住你?

可惜黄少天那时的心思基本不在这里,虽然他懂得自我调节,但这次的原因不是因为能够心平气和得对待输赢,而是因为他发觉他有些不对劲。

喻文州。

这个一路陪伴他的名字就像藤蔓一样在不知不觉中成长到束缚住了他,文州,细腻如文,广阔似州。

深陷其中。

男人在他身下喘息,满身的吻痕与奶白的浊液点缀着年轻的肉体,泛红的脸颊与缠绕的发丝,挺立的乳头无不让他口干舌燥,平日带笑的上翘眼角此刻发红且缀着泪痕,他在男人体内缓缓进出律动,紧致的穴道紧紧包裹着黄少天的茎体缱绻吸咬,保养极好的白皙双脚此时透着淡粉,脚趾蜷缩,那人配合得抬起了双腿慢慢勾环住了黄少天的腰身,拉进的距离让身下的吞入也更深几分,那双漂亮的、骨节分明的双手攀附在他的脖侧,食指轻轻滑动过发根与后脖似乎勾引,一室的旖旎情色让黄少天无法控制,更何况身下那人若有若无的呻吟中还在轻唤。

“少天……”

 

睡得极爽醒来才发现自己做了什么梦的黄少天一脸惊恐,手有些发抖得往被子底下一摸之后差点摔下自己家难得能睡到的暖呼呼的床。

 

——做春梦的时候梦见自己队长了,两人都是男的,怎么办?在线等,急。

——祝幸福。

 

就是从那一天,赛末假期的第二天开始,他害怕于打电话给喻文州,或者接到喻文州的电话,他带着自暴自弃的心态丢开了两人唯一能成为联系的手机,转身投入母亲的相亲事业。

见到的第一个少女对他的萎靡不振十分温柔得安慰了,并委婉告诉她自己有暗恋的人,所以不好意思。

见面的第二个女人是一个白领,对他的滔滔不绝十分不耐烦,婉转得说要去上厕所后就再没回来。

第三个……直接逃掉了,面都没见上。

 

到底还行不行了啊……黄少天垂头丧气得想到,下意识划开了手机想要打电话吐槽。等到接通的时候却发觉对面是自己日不思夜特想的人。

“少天?”

温软嗓音穿过电流传入黄少天的脑海,细密的水流摩挲过他的胸腔,他咽了咽口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呃……队长?”他顿了顿,隐藏起自己的想法,找了找自己原来的节奏,又重新以有底气的声音开始说话,“队长!我跟你说啊,我妈妈最近总拉着我去相亲你知道吗可是现在的女人眼光怎么那么差的哦居然一个都看不上我靠靠靠我可是一场比赛几百万的身价好不好居然还被嫌弃简直了特别是刚才那个女的连句再见都不说太没礼貌了!”他喘了口气皱起眉头,这样的伪装足以欺瞒过自己了,他现在很正常。

“或许是她们还不了解你。”喻文州在电话那头安静得听完了话,带着安慰与调笑的心思继续说道,“不然她们肯定见都不敢见你。除非是荣耀粉。”

“……队长不带你这样的啊?!我哪点不好了不就是话多了点吗队长你觉得我很吵吗?!”是啊,你最了解我了。黄少天带着些试探意味的询问。

“嗯……”

“迟疑了!!!你绝对迟疑了吧!!”

“哪有,少天如果话少一点的话就不吵了。”喻文州被逗得有些好笑,嗓音里压着极轻的笑意继续回复着那个昨日还在梦里将他电车痴汉的副队长。

“……”

面红耳赤。当然不是因为对方的话让他生气,或者因为被说吵而失望到生气。那短暂清浅的笑声让他立刻能够在脑海中勾出对方的笑容,说话带出的气息吹拂过他鬓边碎发,钻入耳中的是那盎然侬语。

他说,“少天,上我。”

黄少天猛然惊醒,快速得挂断了电话后冲入浴室解决欲望,手上动作有些绝望而发狠,他想自己大概是真的走不出来了,这个水流形成的漩涡是那么大,把他的心思牢牢绑在了那里。

喻文州喻文州喻文州喻文州文州文州文州文州队长——

他的眼睛,他的鼻尖,他的唇角,他的耳垂,他的喉结锁骨乳头小腹他的一切他都甘之如饴。低温的精液在加快的手速与更为胆颤的意淫中射出,黄少天喘着气把自己清理干净,又磨磨蹭蹭用手机编辑了一条电话没电的破烂理由掩饰过去。

 

直到现在。

他毫不掩藏,将这段经历分享给了自己的爱人。

因为喻文州接受了他的表白。

——

END.

评论(2)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