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椒肉丝炒饭的饭盒。

【楚路】把你的心,我的心,串一串。(P1)

*脑子抽了才想到这个题目.

*设定为恺撒和诺诺已经在结婚中.时间线我也忘了[...],反正所有人都活着.

*尽量恢复人物性格,若有崩坏请务必提出.原著向?大概.

*有在楚路吧发过,不过沉掉了.最近想重新挖出来.

*有稍微修文.


Are you ready?

Go ↓


路明非叼着根烟站在网吧门口发呆,右手拎着一瓶里边的人进贡给他的营养快线,左手耷拉着插在裤子口袋里耍帅似的耍衰。白色薄烟在他面前飘起来,远看还颇有一些小清新小文艺的感觉。

虽说昨天蹭了里边想拜他为师的人的钱一起去公共澡堂洗了把澡,还把脏透的衣服洗干净了,但整个人散发出的明显颓废感却依旧挡不住。

很显然,这不符合一个在有着高额奖学金的学院读书的学生形象。

而这个支线事实上在上个暑假就已经被触发了,他由于一个大大的误会所以被婶婶赶了出来——还是说自己出走比较好?婶婶大概倾向于后者。——这个暑假他本想呆在学校里的,却被卡塞尔学院最贴心的的人工智能秘书,诺玛,告知唯独这个假期不留人。

他的好师兄芬狗还在出他那个该死的毕业任务,他的老大正和他暗恋的女孩在亚马逊站进行站点婚礼,是的,他们在食人鱼前合了影,芬格尔的手下显然相当敬业,跟着他们一路照一路发论坛。照片上的诺诺穿着迷彩服,手上还倒拎着一条食人鱼的尾巴,少女美好的身线被军装勾勒,她的另一侧肩上扛着一把巴雷特狙击步枪,和身旁张扬的意大利贵族般配无比。

郎才女貌。

路明非签到时顺眼就看到了这个常居高位而不下的红字火贴,赞字已经超过两万,比回帖数整整高出一倍不止——但事实上诺诺他们的结婚旅程才刚开了个头,可想而知这个贴以后绝对得名垂守夜人论坛千古了。他还无比手贱得点开了它,调到只看楼主模式,浏览到最后一贴,然后默默得关掉了网页。

他突然想到一句歌词。 

“时间太过自私,用完即止。”

连反应的时间都没,他们就开始婚礼了,车轴都不用,直接上帆船,还是人15岁就有了的生日礼物,圣塞巴斯蒂安号,瞧瞧,连名字都那么高端洋气。后面还跟着艘游艇让婚礼策划师跟着,妈的这下在哪儿都能结婚,打爆了都没用。他们连打爆的机会都不给,争取的机会都没有,师兄的加油都没用。

帆船多大啊,路明非站在那里连一个零件都比不上。

他感觉自己又被抛弃了。

接着他就收到了诺玛说出紧急任务的短信,时间准得和算好了似的不让他去细细品味内心的苦涩感,清楚表明的任务等级与专员的名字显然和正常判断中的任务难度毫不相符。然后他才用正确的姿势顺眼瞥见现在已经早晨七点了。

又熬了一晚上。

早知道就死皮赖脸呆在学院里了!好歹还有空调!还不用出紧急任务!路明非在心底后悔了一声,当然最重要的是最后一条。他试图令自己迅速忘却刚才出门前“手滑”点开的玩意儿,搓着肩膀想靠摩擦生热。

前面从开着空调的房间出来呼吸新鲜空气时并没发现室外温度的降低,现在就觉得有些冷了,不知道有没有人来给他一根火柴,这样他在楚子航来前还能有闲情扮演一下小红帽。

把烟屁股丢在地上碾灭不怎么明亮的火星,他探出头又看了看空旷的小街,照着协助者的短信来说他会来立刻接他,可是路明非不久前意识到在寒风中所谓“立刻”的感觉能够被他自身拖延好几小时。

不过一想到他的师兄开着的会是那辆彰显财富的车,来到这种“贫民区”一般的空巷——这感觉就像一个人拿着部七千的IPhone5去柜台看五十元的诺基亚1200,这人不是去藐视众生的就是去找偷的。

路明非又想象了一下如果楚子航被偷了车的表情,他把营养快线抛起来,看着瓶子在空中一周转再接住,大概还是风轻云淡的吧?

啧啧,万恶的有钱人。

这玩意儿冷了,看来得进去再暖暖。

路明非这么想着,他指的是这瓶营养快线,不过他还没来得及转身就听见送这玩意儿的家伙突然叫了声他的名字,对方对于发现路明非还在原地似乎感到有些惊讶,随后又高兴得邀请他:反正等着也是等着,不如进去再来一盘。

路明非毫不犹豫得在挨冻和吹暖气间选择了后者,应了声抬脚跟了进去,又在转耳便听见了引擎与汽车轮胎摩擦地面的声音由远而近,和人一同停下脚步转头,看见那辆熟悉的暗蓝色Panamera他就瞬间明白了来得是谁。

“李嘉图,时间紧迫,该走了。”

车窗缓缓拉下,露出那张纵使被墨镜遮住了大部分面容却依旧帅气逼人的脸,他听见自己师兄的话急忙朝满脸已不知是惊喜还是惊吓的人打了声招呼就迅速绕过车前盖一咕溜儿钻进了副驾驶座。

“师兄你来得真及时,我都快被冻死了!”

路明非一进车立刻就全身放松了下来,乖乖拉上安全带,双手手指并拢拇指侧面半合起形成三角,前倾身抵在右侧的车内空调前以此取暖,片刻后又换了个面继续烘。

“我们现在是要直接去吗?”

“嗯。”

楚子航等着他拉上保险带,见人已经扣好就发动了车,一脚踩下油门将车速稳在高处。

这里没有摄像头,当然,即使有摄像头他也不在乎被扣分。

……反正车不是他的。

待路明非觉得整个身子都回了暖就不再把手挡在空调前了,车厢内的环境实在宁冗,《Daily Growing》的歌声从音响中溢出,满满得充斥在不大的空间里。

楚子航好像说过,这是他最喜欢的一首歌。

不过也有可能是因为路明非坐了四次车次次听到的都是这首所以一厢情愿认为的。

太过沉寂的环境容易令人感到紧张和压抑,路明非就是这情况,而且他不知道现在该说什么来缓和这种安静到爆的气氛,堵在喉咙管里的烂话就是出不出来。

楚子航的车从里到外干干净净一尘不染,完全没东西好评论的,于是他把目光放到了楚子航的服装上。

嗯,师兄果真一表人才,我等实在是自愧不如。

楚子航穿着样式最简单不过的白衬衫,而就是这么一身样式最简单的衣服也能衬托出对方的身材。无怪乎高中时那群女生天天对着他发花痴了。有钱有脸有气场,无烟无酒无女友。

漂亮的人穿什么都漂亮,人家是天生的苗子啊!妈的要我是女生我也对着师兄发花痴了!

他又想起去年他们在芝加哥火车站等车时去开房那晚了。楚子航神奇的贵妃卧(漫画版.)与似狼的眼神郎朗在目,那视线实在“炙热”,比十万伏特还雷他。而隔壁床的夏弥平静的呼吸声近在咫尺,睡颜也美好得像婴儿,但是最后她却是不存在于世的——现在她或许只存在于楚子航的心里。

哦,就凭小龙女的美貌她也还存在于路明非心里。

而楚子航很快注意到从旁边射来的视线,头也没回,“嗯?”了一声示意偷窥者有事就说。

路明非没想到被抓了个现行,支支吾吾片刻总不能说师兄我在想小龙女吧,那太不地道了,于是憋出来一句“师兄你得多笑笑,不然容易面部神经麻痹导致面瘫,那样多损形象啊。”话一出口他自己就想抽自己一个大耳刮子。

楚子航闻言愣了愣,最后嗯了一声。

这回轮到路明非呆了,心说我靠师兄你也忒淡定,原来你也有自觉啊。

然后楚子航又补充了一句:“你也是。”

“我笑得肯定比师兄多啊,而且比向日葵还灿烂。不信你看。”说着路明非冲那人的侧脸勾起一个傻不拉叽的笑容,看不出带着墨镜的人有什么反应,也不知道墨镜底下的眼睛有没有看自己,于是他又转回头看着车前风景。自然也就看不到楚子航隐约的笑意。

路明非不知道他的师兄为啥会觉得他不爱笑,事实上他觉得他自己天天笑,不过可能在遇到满学院的爬行生物后他就笑不起来了。

沉默一会儿后他再次艰难地提起一个话题:“师兄,你说我们任务的等级会不会分错啦?”他还是有些不相信学院又分配给了自己这种……这么高端的任务。

“不会,学院的任务都回由校长下达,除非是SS级的,SS级会直接通过校董会下达——比如上次,我们去取的文件。”这个路明非记得,他那次好像……好吧,确实是在陪他的前暗恋对象吃饭。他在想楚子航是不是故意提起来的,不过楚子航没给他想的机会,继续说了下去,“任务通常由执行部的负责人分配执行者,所以很少存在判断错误的情况。紧急任务会由值班教授分派。”

“哦,哦……”路明非呆愣的表情实在傻,“师兄其实我开玩笑的……就说说……”

“嗯。”

路明非一脸纠结得彻底闭上了嘴,他放弃了。

楚子航的眼睛始终看着前方,看着前面的景色迅速向后移动且逐渐开阔。

其实他原本准备好迎接的是一个整个寒假至今都没清洁卫生的臭哄哄的家伙,但没想到本该臭哄哄的家伙焕然了一新,只是口中淡淡的烟味还没来得及完全散去,衣服也穿的单薄,根本不是秋天该穿的只一件短袖T-恤衫。

他是从苏茜那儿听说的路明非被赶出家门了,而苏茜是从宿舍对门的芬格尔那儿听说的,这位以身作则的新闻人果真以狗仔本色来回报社会,即使在要离开学院一段日子了前也不忘口头传播他舍友的八卦消息,纵然他或许是无意的。

说起来这让楚子航难得得感到对不起他人。之后他也试图弥补过,结果是他们在学院餐厅的会话以路明非的一句“哎呀其实师兄啊我还没想好诶不如留着下次吧”告终。而说下这句话的人现在显然已经忘记了这句话了,于是他重新提起了这个话题。

“补偿想好了吗?”

没头没尾的话让路明非没有反应过来,眨巴了两下眼睛后他也还是没有反应过来。

“师兄你说的什么补偿啊?”路明非不解。

“没什么。”楚子航又主动按下了这个对话。他倒不是怕路明非提出什么无理要求,他只是认为路明非肯定还没想好,所以也没必要继续询问他。

事实上路明非是记得这么一个补偿的,但是这类似悬赏的许诺是在令他应对不能,还是来自狮心会现任会长的!如果就一顿大餐的话是不错,可是鬼知道师兄会带我去哪家高级餐厅吃?这套衣服去了反而会给师兄丢脸,而且这会让自己有种……在约会的感觉。

我呸!我路明非何德何能能和师兄约会!

他的思绪和Panamera一样,在秋日的柏油道路上越开越远。

<<<

(P1结束。)

评论

热度(25)

  1. D.H楚路 转载了此文字
  2. 珈藍螺旋青椒肉丝炒饭的饭盒。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楚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