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椒肉丝炒饭的饭盒。

【楚路】把你的心,我的心,串一串。(P2)

<<<

玉华大厦顶楼,宴会现场,张灯结彩的气氛中心站着苏茜,她一脸严肃得把手上的单子递给旁边陈墨瞳,上面排列着的是派对专门用品。

“女王大人,我们就差你老公说好的蛋糕和气球了。”

“去,还女王大人,敬语呢。而且整场婚礼都没完,他还不能算。”诺诺看着单表旁的小勾摸着下巴。“那我们先休息会儿吧,剩下的让你家会长搞定去,反正是他提出的。”

“嗯……。别闹。”苏茜意外得没有和以前一样为听见“你家的”而脸红,反而很淡定得重复了一遍,“别闹。”她趁诺诺不备迅速出手挠她的痒痒肉,又被诺诺反搔回去,两个人在地上滚得不亦乐乎,最后由苏茜先求停。

恺撒挂掉打给Mint俱乐部的电话,进门就看见他的新娘穿着便装和她的朋友在里边闹腾,狮心会副会长一副当爹又当妈的样儿在那里帮着布置会场——噢,或许上届新生联谊会主席就是那个妈,他也在帮着布置,而零则全身心埋在中国全国的餐点菜单中,仔细勾选着待会儿派对上吃的东西,毫无疑问,都是她自己喜欢的。恺撒自己还穿着一套西装,没来得及换就被诺诺拽上了停在船甲板上的私人直升飞机,原因是诺诺听到了狮心会会长的一份求助——要知道这简直千年难遇:帮助策划一份生日派对。


是谁的生日诺诺看了眼她手机里的那首“生日快乐李呀李嘉图”她就清楚了。既然是加图索家,那么船上自然是有无线网,不然隶属守夜人论坛娱乐版的狗仔怎么可能仅凭手机便把他们“牛逼完美的婚礼旅行”(恺撒语)发布在论坛上广而告之了,所以当帕西传来这条消息时恺撒和诺诺不约而同迅速登上了守夜人论坛去查看被顶在最上方的帖子顺便签到,一边疑惑为何诺玛没有发来生日通知,一边各自策划了起来。

纠正,恺撒根本没策划,直接掏出电话打给了帕西。“向路明非发一份生日快乐,然后向Mint定……”第二句话没说完又被诺诺抢过去关掉。

“打什么电话呀!Mint现在有什么用,我们得自产自销呸自己布置。”诺诺皱着眉把电话在手里抛来抛去玩着,但就是没有还给恺撒,“楚子航的意思明显是要平民向的。”

恺撒有些无奈得看着他的女人,耸了耸肩,后而笑着走过去揽住她的肩膀。

“好,好。”他摊了摊一手,“那么我古灵精怪的妻子,你想怎么办?”恰到好处而不失温柔,宠溺又不失独占欲,意大利新世纪好男人恺撒·加图索的这枚笑容被新闻部狗仔眼疾手快得拍下并发布后一时成为众其他男友争相模仿的对象,“悉听尊便。”

女朋友他妈都被这笑迷得七荤八素了我日日日日日日!

诺诺索性顺势倚在他怀里,皱着眉抿着嘴思考,站在旁边的索斯事务所的策划师迅速接过助理递来的墨镜戴上。

在搞定他们的后五十二站婚礼前他可不能瞎了。

被完全洗脑的策划师可淡定了。


玉华大厦前三十米左右的附带停车位,一辆暗蓝色保时捷Panamera以霸道的气势与高强的精准度抢在另一辆奔驰S500之前倒车停进了停车场中唯一的一个车位。

“操!今天怎么什么事都不顺利!”拉低车窗瞧着一圈都没了车位的驾驶员狠狠得骂了一声,然后又关上车窗重新开了出去。

路明非打开车门,控制着弧度不让它打到旁边车位的车辆,拥窄的空间实在太不人性化,如果是大头儿子的脑袋肯定就会卡住。楚子航同时从另一边打开车门下了车,仰头看了眼玉华大厦的顶楼,墨镜反射出的光度一片冰冷。

玉华大厦算是一座相当有年代的大楼了,总共六十六层,取六六大顺之意。虽然不是市里最高的楼但也数一数二的地标性大厦,最底下的十层是百货商城,而十一楼以上到六十楼都是办公楼层,被几个集团瓜分,剩下的顶端五楼则是宴会会场,要用的时候用,不用的时候放着,也不碍事,而地下一层则是超市连着地铁站。

路明非也跟着抬起头看了一眼,结果一看到阳光就打了个喷嚏。

“感冒了?”楚子航听见一声惊天动地的喷嚏声,转头去看。

“啊,不是不是,我一抬头看到太阳就会打喷嚏。”路明非吸了吸鼻子,摇摇头。

“……不冷?”楚子航又看了眼对方T恤衫下面细瘦的手臂,怎么感觉那么像总是被饿肚子的非洲难民?

“……有点儿。”路明非实事求是。

“围上。”楚子航把脖子上的Burberry取下来很强硬得递给路明非。

“唉师兄那多不好意思……”后者这么说着迅速接过然后一层层围上了脖子。

妈的不说差点当自己是企鹅,这是要冷死北极熊的节奏啊,这鬼天气。

<<<

(P 2 完。)

评论

热度(18)

  1. 珈藍螺旋青椒肉丝炒饭的饭盒。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楚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