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椒肉丝炒饭的饭盒。

【楚路】把你的心,我的心,串一串。(P3)

“少爷,您定的生日蛋糕与气球送来了。”管家推来一辆共5层的蛋糕,而气球则是圆气球与做成路明非人形的长条气球,逼真度之高简直无法直视。

“放在那里……嗯?”恺撒指着他原本想好的地方,然后发现那里站着一个人影。

“……你……不是应该死了?”恺撒无语凝噎。

“哟!师兄。”那个人影抬起身眨了眨眼,把背在身后的手伸出来,双指合并向外挥出做了个打招呼的动作。素白色蜡染的小吊带下摆随着动作晃了晃,纤细的腰身与裸露的白皙肌肤,少女的美好,“认真你就输了哟。”

“咦,小龙女?”诺诺这才注意到这里,眼睛忽得一亮,挥了下手上的表单纸,“好久不见。”

“哦哦师姐!好久不见好久不见。我猜猜,你们在给二师兄布置生日派对现场吗?”那边的夏弥也回挥了手,一蹦一跳得跑到了苏茜和诺诺旁边。

恺撒依旧无语凝噎。嘿这位未婚妻,你的关注点是不是有点错了?

一旁的管家贴心得将两个东西的布置都搞定了。


“师兄。”路明非跟在楚子航后面走进了楼里,两人一人一副墨镜跟明星似的走进去,路明非的心就跟着自己的步伐在那儿咕咚咕咚得蹦跶,这个S级的文件……真的可以就这么直接进去拿?

“不用变装。”

哦,我还以为要嘞……卧槽等等。路明非一副震惊的样子看着楚子航的侧脸。我们俩什么时候达成了心有灵犀成就的?这个默契度是不是升得太快了?等等那好感度呢?师兄啊乱看别人心里想法是坏孩子哦?虽然杀胚本来就不是好孩子。

“怎么了?”

“……那啥,师兄,对方——"路明非有点儿小(zhuang)心(mu)翼(zuo)翼(yang)得压低了声音,"是爬行类吗?”

楚子航想了想顶层一群混血种,点了点头,更多是见路明非这个举动感到略些好笑。

“妈呀怪不得S级!”

楚子航意识到路明非理解错了。


“咦?”这段熟悉的铃声……悦耳的“I-Cassell-You”随着商场内冷气的吹动而响起,路明非清楚记得这是他上个暑假录的玩意儿,曾经还像现在的婚礼旅程贴一样长居高位而不下,火热度直逼烧红的煤炭,现在好像也还在?他下意识跟着轻声哼唱出来,耳朵小幅度动了下,张望一圈后,把视线定在了楚子航身上。

“……师兄你也下载了?”

“嗯。”楚子航听见熟悉的铃声就停下了脚步把手机掏了出来,而且毫无羞耻感得点了点头,滑开锁屏查看短信。

片刻后他把手机放回了口袋里,无视掉一脸好奇的路明非,径直往一旁的男士服装店走去。

“你去挑一件保暖的衣服,我马上回来。”

“诶,啊?好。”原本乖乖跟在后边走的路明非停下脚步,疑惑得皱了皱眉,最终还是妥协了。


大厦里暖气开的很足,不过因为是刚进来所以路明非也忘记了把围巾取下,他在里面逛了一圈,跟着一个美女溜达到了旁边的女装店的时候才觉着有点热,取了下来发现裤子口袋没那空间装,索性团成了一团。

等那美女走出去他才注意到这是对名牌的大不敬,又小心叠好了再抱进怀里。

一楼没有座位,所以他还不能坐着休息,只得跑回师兄让他呆着的店里,坐到一个略矮的柜台上,旁边就一个人体模型,摆着个看起来特臭屁的动作,穿着套都是新进的昂贵衣服。

我去,怎么连人体模型过得都比我好。 

路明非一副落魄样得弯着腰,小臂架在略微张开的大腿上,因为还抱着围巾所以手得往里面缩,看起来就像胃痛捂住似的。他低垂着脑袋,顺着花岗岩上的纹路走迷宫一样的移动视线。

为什么总有种师兄不会再回来的感觉?就像那场婚礼一样,自己遥遥跟在帆船之后,因为脚速根本跟不上他们,而那艘远在天边的帆船很潇洒得一个甩尾溅了自己一脸水,浪花把自己拍了下去,但是没有人会看自己,因为他们都在关注诺诺和老大的婚礼啊。


楚子航赶到楼上时诺诺和苏茜正坐在一个高脚椅上互相比谁吹的气球大,恺撒拿着杯84年的波鲁诺瓦红酒在那儿品尝,见楚子航进来就指了指另一边的少女,他的管家则站在他的身后安静得准备随时待命。零旁边的菜单已经全部消失了,她正站在落地玻璃窗前看着窗外的高楼大厦和地面上川流不息的车辆,还有……。

“嘿师兄☆”突然出现在他面前本该入土为安的墓碑弥。

楚子航迅速拔出了在他运动包中露出了一个脑袋的仿制品村雨,迅速而狠戾得刺向了夏弥的胸口,就在村雨即将进入胸口的时候,刀身蓦然化为了粉末,碎粒从楚子航手中滑落,细琐堆积到地上。

“呀师兄这么久不见你居然一上来就想插我!居心何在!”夏弥利索得击碎了即将伤害到自己的武器,后跳一步双手护胸惊恐得喊了一声。

“噗!”坐在那里的诺诺和苏茜的气球突然脱离两人的手中乘气弹到了对方的脸上,两个少女的脸上留下了一个粉红的印记。

楚子航皱了皱眉,有些无语,稍稍敛身但还是下意识做出了保护的姿势,金黄色的黄金瞳孔骤然收缩,露出了警戒如狮豹的强势。即使隔着墨镜,也能感受到那种气场的侵犯。

“师兄别介啊冷静!冷静!我是来给二师兄过生日的!”夏弥还是没有放下护住双胸的手,但是她的瞳色俨然已经变为了金黄色,散发出比楚子航更为威权的小范围压力场,“我对我哥哥发誓!”说着她拿出了一个包裹好的礼物盒子。

恺撒思考了一下新闻部发布的贴中提及的芬里厄的智商,低头再次浅抿了一口红酒,你哥哥当然信你。

楚子航显然也是这个想法,但是他现在被夏弥的气场震慑住了,心中下意识反应出的恐惧感让他无法动弹,他也终于知道那些看到他黄金瞳的人是什么感觉了。

“……师兄……你冷静啦?”夏弥小心翼翼得放下手,探过脑袋看楚子航的反应,两者间的距离不过鼻尖对鼻尖,接着她笑嘻嘻得缩回了脑袋关闭了言灵·皇帝,“大师兄你反应太大啦!在不正经的文里我偶尔复活一下也没什么事啊?反正作者帮我阻断生物波了,诺玛和昂热还有别人都不知道我的存在哟。”她的食指抵在唇上做出沉思的样子,“大概就是《盗●笔记》里的粽子了。”

楚子航还真听说过《盗●笔记》,似乎是一个讲盗墓者的故事,粽子则是盗墓者间的暗语,意指墓中保存较好没有腐烂的尸体……似乎可以用黑驴蹄子压制。感觉到禁锢感解除的楚子航迅速出了口气一边看了眼对面的夏弥。

“……师兄莫非你还准备用黑驴蹄子插我?!”

“噗!”两个气球猛地冲到了地上。

“……没有。”好吧她说中了,不过更多的是怀念。

“真——的——吗?唔,算了!上面的布置我已经帮你全部搞定,酷爱下去接你的主角!让女人久等的男人……哦二师兄不是女的。总之不能让别人等太久!好感度会下降的!”夏弥趁着楚子航没有反应过来,迅速将对方转了个身推了出去。

楚子航出门前听到了这么一句话。

“奶奶的如果再撮合不成老娘就去和哥哥换智商!!!”

他决定当做没有听到。


由于是鲜少使用的顶楼因此直达电梯前只有楚子航一人,会场的隔音设施十分好,整个回廊间寂静无声,世界如同电视被调至了静音模式,只有环绕了整层楼的音乐还像看不见的溪流一样在缓缓流动。

楚子航又不是智商低,夏弥的话他显然理解了。而问题是,为什么要撮合他们俩。

他把刀柄丢进了垃圾桶里,首先他们俩都是男的,楚子航倒并不歧视同性恋——他很宽容得觉得这也是爱——但是无法理解原因。难道他们两个表现的很亲密?

楚子航思考了一下,觉得问题出在第二部呸上个暑假里。

大概就是路明非的那句“开房”所以让粽子弥误会了。

嗯……开房,百度百科有四个解释,夏弥想到的肯定是发生性关系的那种。楚子航一边想着一边走入打开了门的电梯,按了一楼的按钮,就这么笔直得站着。这么一说,路明非的裸体自己还真不是没见过。赤条条的白斩鸡,符合宅男的白皙皮肤,细腿细臂细腰。

肯定营养不良。

楚子航迅速给出了专业而一针见血的评价。

门开声响起。


一楼与顶楼的气氛全然不同,拥挤的人群,回荡的流行歌曲,活跃的节奏,一股年轻人的时代感扑面而来,显然有人气多了。

循着记忆拐入了那家服装店,路明非并不在原地让楚子航莫名的得有些慌神,不过他很快静下心,脸上也毫无破绽,绕了一圈便发现了坐在矮柜台上的路明非。

“走了。”

“喔,师兄。”路明非晃着的双腿停了下来,利索得跳到了地上,怀里的围巾耷拉下一边,路明非赶紧捞起来捧好,递还给了楚子航,挠着后脑勺笑了下,把刚才想的师兄是不是上厕所掉进沟里了给压下去,“谢啦师兄。”

“不用。”楚子航接过还有余温的围巾,掂量了一下又围回脖子上,转身示意路明非跟上自己。


楚子航熟门熟路领着路明非拐进了直达电梯里,可观景的透明电梯路明非是第一次乘坐,一副乡下佬刚进城的样子站在观景玻璃前东张西望。

“你不恐高了?”楚子航抱臂靠在看不到外面高楼大厦的不锈钢电梯壁上,眼睛盯着楼层显示,稍稍斜了眼路明非又迅速转回眼睛。

“……妈呀!!”原本还满心好奇得上半身趴在护栏上向下看的路明非整个人朝后弹开一步,退到与楚子航保持垂直的位置,然后嗖嗖嗖躲到了楚子航身边。

师兄你故意的吧?肯定故意的吧?因为你自己也害怕所以也把我拉下水吗?师兄你丧心病狂啊!

“不作死就不会死。”沉默片刻后楚子航幽幽丢出来一句话,侧目瞥着路明非的反应。

是啊作死了就要点蜡烛了……等等,卧槽勒个槽勒个槽勒个槽勒个槽勒个槽勒个槽……意识到这句话出自谁口的路明非此刻心中百感交集,不断得反复着忐忑音调的歌词,久久不能忘却。

楚子航则迅速变脸,一脸严肃,哦不对,他脸上的表情一直没变化来着。

总之就是超级认真得样子,向靠到自己旁边的路明非轻声解释了计划:楚子航先锋,路明非后勤。

哇靠。连后卫都不是,师兄你也太照顾人了。

路明非没说话,他已经逃过一次了,还要再逃一次?他是怂,是没心没肺,但他不是总拿朋友手软的家伙,就算再怂的家伙总也想过当超人,群众危急有困难的时候另一个身份就是大众情人删除大众英雄,师兄肯定也知道,他们交谈过,所以说楚子航对路明非来说是一个难得的交心朋友。

可是为啥这种时候师兄的八婆气势与书上理论就失灵了,不是自备技能被动发动来着的吗?

楚子航以路明非看不到的姿态,意味深长得看了眼路明非,丢下一句“走了。”便转身出门,没有等路明非。

“师,师兄,好槽……”随着刚才传过耳边的电梯到达叮声,路明非勉强快速吐出来一句话,抢先楚子航一大步踏出了电梯。


入目是一整面白白净净的大墙,所有的落地窗窗帘都被拉上了,所以不知是谁开了灯,亮黄的灯光照映在雪白的墙面上,衬托出华丽而高贵的气氛与高端洋气的装修品味,头顶上一看就觉得价格不菲的吊灯显然是洛可可风格,这一点路明非至少还看得出来。

空旷的厅室,安静地连呼吸声都清晰可闻。刚才楚子航上来时还能够听见的《费加罗的婚礼》中男仆凯鲁比诺的咏叹调《你们可知道什么是爱情》也再无声息——这让路明非特别想找根针来扔地上试试。

楚子航摘下了墨镜露出熠熠生辉的黄金瞳,转头看着路明非,用眼神表达对对方的指示。而路明非眨巴着眼睛和楚子航对视了一会儿——做出了没有理解的表情。

“呆在这里。”楚子航见动作便轻声解释了一下,平日中有些生硬的口气因为音量的降低显得柔和了不少。

路明非为自己的感觉想法感到有些奇怪,不过没怎么多想,他点点头表示知道,做了一个拉上嘴巴拉链的动作。

楚子航点头,看来协助员还没有发现他的刀已经不见的事,不动声色得把他的黑色网球包向后挤了挤,至少刀柄和包的颜色是一样的,路明非不会发现也没错。


***

一直觉得自己的分章很不合理..算了.

为了装模作样的拼音我还去特意百度了[.]结果搜出来一个软件.

评论(1)

热度(18)

  1. 珈藍螺旋青椒肉丝炒饭的饭盒。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楚路